Home 抗癌故事 放下一切 • 讓生命自在延續
放下一切 • 讓生命自在延續 打印 E-mail


李天送

男 / 59嵗 / 肝癌 / 吉隆坡

當我把家庭和工作安頓好,以“放下一切”的心情去過每一天,卻意外地看著自己的生命綫在不斷延伸。

14年過去了。14年前患癌的故事依然歷歷在目,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。

1994年在雲南旅遊時,和朋友一起喝酒後突然覺得右腹很痛,那是第一次疼痛發作。從那之後,肝部經常有酸痛的感覺,漸漸疼痛的次數越來越多,發燒、沒有食欲,身體一天比一天消瘦,從162磅減少到135磅。

只剩6個月的生命

1996年1月1日,右腹剧痛再发作,吃不下飯,去醫院檢查。没想到,醫生告訴我是肝癌,而且肝腫瘤已經有7.5cm大。当时我看了几个不同的医生,有的醫生說,很可能已經擴散到骨,無法手術。有的醫生告訴我:一定要馬上手術,如果切除腫瘤就有50%的存活機會。如果不動手術,就只剩下6個月的生命。手術費用是馬幣30多千,手術后1~2年有可能復發。當時我覺得非常鬱悶,要花這麽多錢,而且還是死。我離開了醫院,繼續尋找治療方法。這期間,也有朋友介紹我一些直銷公司的抗癌保健品,吃了4個月,沒有幫助。

那段時間我的心情非常低落,我才46嵗,如果我撒手不管,家庭和生意該怎麽辦?心中的壓力,加上腹部的疼痛不適、身體的虛弱,几乎让我喘不过气。

生命的轉機

就在那時,1996年3月,我在一場抗癌講座中遇到中藥复方天仙液的發明人王振國教授,幫我打脈檢查后,他很堅決地對我說:“可以手術,儘快手術把腫瘤切除,但是在手術之前先服用天仙液,把腫瘤控制住,同時可以提高身體機能。手術后再繼續服用天仙液,幫助恢復體力,提高身體對癌細胞的免疫力,控制癌症的復發,這樣的配合一定沒問題。”

王教授的話給了我很大的信心,決定做手術。我選擇了吉隆坡中央醫院,因爲政府醫院治療完全免費。1996年4月我在中央醫院檢查,手術排期是在6月5日。5月15日我向天仙液馬來西亞代理東保企業買了天仙液。

“人”字抗癌標誌

服用天仙液20天後,1996年6月5日,成功完成手術。當我手術后睜開眼睛,主治醫生非常驚奇地向我道喜,因爲腫瘤已從7.5cm縮小到3cm,手術只切除了四分之一的肝臟,因爲有膽結石,所以順便把膽一起切除。醫生覺得非常不可思議,他原本打算將半個肝臟切除,同時切除受感染的其他組織,在我的腹部從右到左開了一個“人”字形的大刀口。這個大刀口成爲我身上最風光、無法掩飾的抗癌標誌,陪伴我的下半生。

因爲傷口太大,我必須留院21天。手術后我的身體恢復得很快,第6天便可以下床自己行走,醫生再次感到驚奇。我知道這是天仙液的幫助,便繼續服用。多數癌症病人手術后都要做化療,我卻沒有。我問醫生,爲什麽我不必做化療?醫生卻反問我:“爲什麽你要做化療?你的腫瘤已經切除了,血液檢查也是乾淨的,又沒有疼痛,爲什麽要做化療?”把腫瘤切除後,我覺得我的身體輕鬆了、舒服了,之前難以忍受的各種症狀都消失了,於是我帶著一份輕鬆的身心回家。

手術后沒有做其他治療,我繼續服用天仙液預防癌症復發,從初期的治療標準服用劑量,到後來減少至預防期的小劑量,一直堅持到2005年。14年來,每一年的醫院定期檢查報告都證實我的體内沒有癌細胞,一切健康正常。

健康走過14年

14年過去了,現在回想起來,在治療的那段時間,最辛苦的是妻子。生病期間我常發脾氣,有很多負面的想法,她都能夠完全接受,沒有怨言,反而鼓勵我。除了照顧我,她還要照顧家裏的幾個孩子,真是難爲她了。

在手術之前,爲了安排好家裏的生活,我讓剛剛念完初三、才15嵗的大女兒到我的工廠工作,第二年二女兒也一起在工廠工作。當時我有四年沒有回工廠工作,因爲在手術后醫生對我說,手術的两年后就有可能復發。當時我覺得,生命已快到盡頭,沒有心情工作,乾脆把工廠交給孩子,自己跟朋友去旅遊、釣魚,希望在最後的兩年盡情享受生命。

當我把家庭和工作安頓好,以“放下一切”的心情去過每一天,卻意外地看著自己的生命綫在不斷延伸。自生病后,我完全改變了飲食習慣,很用心地戒口,不再喝酒,不碰對健康有害的佳肴,以蔬菜水果爲主,少吃肉類。长期練習打香功、散步。

1996年為我檢查的其中一位醫生曾預言,以我的病情手術后最多只能活兩年。兩年后我回去探望他,他又說,最多只能活四年。四年後,他說七年。那之後我就不去找他了,因爲他的預言總是不准。如今,14年過去了,當初為我犧牲學業的兩個女兒都已經成家。我早已處於半退休狀態。久別重逢的老朋友都說我沒變,依然聲音洪亮,精神煥發。



(文稿/图片提供:2010年4月)
 

© 2007-2014 Tombo Enterprise Sdn Bhd. Design by Aftersix Design Studio